当前位置:理论研究 >

发挥贵州长征文化在党史学习教育中的积极作用

作者:胡安徽 编辑: 来源: 发布时间:2021-03-29 11:14:57
  贵州是红军长征活动时间最长、活动范围最广的区域,也是党和人民军队发生重大历史转折的区域。习近平总书记尤其钟爱贵州这片红色土地,曾特别强调要“讲好遵义故事,传承红色基因”。遵义故事是贵州乃至全国众多红色故事尤其是长征故事的代名词。红军长征在贵州的故事形成了丰富性、重要性和深刻性为特征的长征文化。在全党上下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庆祝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的重大时刻和“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历史交汇的关键节点,以及“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常态化、制度化的重要时期,发挥贵州长征文化的积极作用既应时又应势。
  一、贵州长征文化的丰富多彩
  红军长征在贵州不仅活动时间最长、活动范围最广,而且在发生了许多大事要事、留下了许多文物遗迹,成就了丰富多彩的贵州长征文化。
  (一)红军长征在贵州的大事要事。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大会上提到了8次著名战斗,其中发生在贵州的就有2次,即四渡赤水、转战乌蒙山,他提到的唯一一次会议即在贵州召开的遵义会议,提到的“娄山关”故事依然发生在贵州。肖华《长征组歌》提到了长征中的16件大事,发生在贵州的就有遵义会议、四渡赤水、飞渡乌江天险、兵临贵阳等4件大事,占了全部大事的四分之一。长征途中召开的10多次重要会议,发生在贵州的就有黎平会议、猴场会议、遵义会议、苟坝会议等。此外,红军长征中建立的第一个红色政权遵义县革命委员会、唯一的省级苏维埃政权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均在贵州;中央红军长征途中红色政权建设最广泛的地区依然是贵州。在贵州还发生了国民党宿老周素园先生参加红军、在茅台附近打落一架敌机的大事;在遵义还发生了俘敌三千余人、缴枪三千余支的大捷,此为中央红军长征以来取得的最大胜利。我军历史上参战人员级别最高的一场战斗即青杠坡战斗也发生在贵州;被毛主席赞誉为“了不起的奇迹”的故事也发生在贵州;长征期间中央批准建立的唯一省级地方党组织中共贵州省工委也诞生在贵州;党领导的第一支公开打出抗日旗帜的武装即贵州抗日救国军也诞生在贵州;长征中党建立的第一支少数民族地方革命武装即黔东南苗族侗族游击队也诞生在贵州;最早实践党的民族政策的地区即黔东南也在贵州;“长征”一词最早问世在贵州;红军长征在一个县历时最长在贵州习水;长征中保护和收养红军伤病员最多的村子在贵州;中国红色旅游第一镇在贵州。如此“第一”“之最”在贵州长征史上为数甚众,彰显了红军长征在贵州发生的大事要事之多。
  (二)红军长征在贵州的文物遗迹。文物(包括遗址遗迹)是物质文化的重要体现。资料显示,红军在贵州的遗址遗迹共1029处。另据有关部门统计,截至2020年,贵州已认定登记的长征不可移动文物753处,其中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8处75个点,省保级文物保护单位170处196个点,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62个点,未定级的有320个点;可移动文物更为丰富,目前已有2585多件(套);17个全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中,长征类就有10个。就遵义市而言,目前已登记在册的与长征有关的市级不可移动文物2509处、可移动文物10000余件。这一连串数字既表明贵州长征物质文化内容的丰富也彰显了贵州长征文化的特殊地位。
  红军长征在贵州无论是活动时间还是活动范围,不管是留下的文物遗迹还是发生的大事要事,都表明了贵州长征史迹特别丰富。文化和历史相伴而生、同源同流。长征文化源于长征历史实践,长征史迹是长征历史实践的活化和长征文化的最主要载体,长征史迹的丰富彰显了贵州长征文化的丰富。这种丰富多彩的长征文化在全国其他地区相对少见,故而,贵州长征文化在全国具有特殊地位。这为贵州发挥长征文化在党史学习教育中的积极作用提供了极为宝贵的素材、奠定了特别坚实的基础。
  二、贵州长征文化的重要价值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长征是一次理想信念的伟大远征、是一次检验真理的伟大远征、是一次唤醒民众的伟大远征、是一次开创新局的伟大远征。长征留给我们最可宝贵的精神财富,就是中国共产党人和红军将士用生命和热血铸就的伟大长征精神。长征历程如此壮美、长征精神如此伟大,以丰富多彩著称的贵州长征文化自然有着重要价值。
  贵州长征文化在全国的特殊地位决定了贵州长征文化在全国特别重要。贵州长征文化内容极为丰富,最为重要和关键的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基本形成了长征精神。从江泽民到胡锦涛再到习近平,三任总书记都对长征精神进行了高度概括,既有坚信正义事业必然胜利和不惜付出一切牺牲的精神,也有一切从实际出发和顾全大局、严守纪律、紧密团结的精神,还有同人民群众生死相依、患难与共、艰苦奋斗的精神。这些精神在红军转战贵州时都已初步形成,从黎平会议、遵义会议的召开到从木黄会议、盘县会议的举行,从强渡乌江到二战遵义、从四渡赤水到乌蒙山回旋战,从甘溪遭遇战到鲁班场激战,从“红军之友社”“桐梓县农民委员会”的建立到“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的诞生,这些史迹无不蕴含着长征精神的内核。正如著名党史专家欧阳淞所言:“贵州在红军长征中的历史地位决定了它在长征精神形成过程中的重要地位。”二是形成了遵义会议精神。遵义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在历史紧要关头召开的一次极为重要的会议,不仅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党中央和红军的领导地位,更是确立了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指导地位,开启了我们党独立自主解决中国革命实际问题的新阶段。遵义会议为核心,向前追溯到黎平会议、猴场会议,向后推及鸡鸣三省会议和苟坝会议,最鲜明的特点是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确立党中央的正确领导,摒弃教条主义,在组织上和军事上创造性地制定和实施了符合中国革命特点的战略策略。遵义会议形成的“坚定信念,敢于担当;实事求是,自我革新;独立自主,敢闯新路;民主团结,顾全大局”伟大精神,是贵州特殊自然环境和地域文化深层滋养的结晶,既是中国共产党红色基因和精神谱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又是中华民族精神财富的千年精品珍品。遵义会议精神表明:中国共产党是中国革命取得成功的根本原因,唯有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这个最大政治优势,我们才能从胜利走向胜利。三是丰富了灿烂的军事文化。众所周知,红军之所以长征,从军事角度而言,主要是教条主义军事路线的错误指挥。长征初期,红军在防御时采取保守主义,被动挨打,转移时实行逃跑主义,消极避战,给红军造成了重大损失。红军转战贵州以来,以遵义会议为核心的系列会议首先解决了军事路线问题,实事求地确定了符合当时实际的战略战术和机动灵活的作战方针:由消极防御、消极避战向积极作战、积极防御转变,寓战略防御于战役进攻之中,以战役攻势争取战略防御主动权;在作战原则上,实现战略的速决战向持久战、战役战斗的阵地战、堡垒战和消耗战向运动战、速决战和歼灭战转变;坚持“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声东击西,避实就虚,穿插迂回,于劣势中造优势、平势中创奇势。红军既充分发挥运动战的优势,纵横驰骋于川黔滇边界地区,创造了以四渡赤水为标志的典范战例,又善于利用军阀之间的矛盾,巧妙地穿插于国民党重兵之间,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最终跳出数十万国民党军的包围,胜利地完成了战略转移。军事文化是军事物质成果和军事精神成果的统一,红军在贵州采取的战略战术和作战方针,以及取得的战斗成果,极大地丰富了长征时期灿烂的军事文化。
  除此之外,红军长征在贵州创造和积累了更加丰富的革命理想主义精神、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以及统战文化、毛泽东诗词文化、非物质文化(标语、口号、漫画、舞蹈、歌谣)等,这些都是贵州长征文化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既增加了长征文化的内涵,也丰富了中共党史的内容,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贵州长征文化的重要价值。
  三、贵州长征文化的深刻启发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的力量是最持久、最深厚的力量。在革命战争年代,长征文化是团结和教育人民、打击和消灭敌人的有力思想武器;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和改革开放新时代,长征文化是激励人们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勇往直前的强大精神动力。丰富多彩而又极具重要价值的贵州长征文化留给我们许多深刻启发。
  一是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红军长征途中召开的最早会议是通道会议,这次会议是中革军委召开的临时紧急会议。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长征中第一次召开的会议即红军进入贵州后的黎平会议,会议经过激烈讨论,最终采纳了毛泽东的正确主张。此后经过猴场会议、遵义会议、扎西会议和苟坝会议等,中国共产党开始独立自主地作出一系列改变党、红军和中国革命命运的重大决策,在政治上逐步走向成熟;同时,进一步清除了“左”倾教条主义在党中央的统治,为党领导红军胜利到达陕北奠定了重要的路线基础和组织基础。在长征最困难的时候,红军将士讲得最多的是:“只要跟党走,一定能胜利。”在党的正确领导下,红军在贵州不仅取得了四渡赤水、遵义大捷、威逼贵阳、哲庄坝伏击战等许多战役战斗的胜利,而且建立了黔北游击队、遵湄绥游击队、赤水河游击队和川滇黔边区游击队,寻找战机,主动出击,牵制敌人,有力地配合主力红军四渡赤水、南渡乌江,实现战略转移,创造了丰富的军事文化。也正是在党的正确领导下,红军在贵州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建立了上百个基层苏维埃政权,通过多种多样的文化宣传,组织贵州人民开展如火如荼的革命斗争,创造了多彩的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推动形成了贵州长征文化圈。正是在贵州境内,通过召开多个中央政治局会议,我们党制定了一系列正确的路线方针政策,既取得了多个战役战斗的胜利,又深得了贵州人民的拥护和爱戴,为长征的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谁使长征胜利的呢?是共产党。没有共产党,这样的长征是不可能设想的。”
  二是必须坚持把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红军之所以长征,最直接的原因是由于“左”倾教条主义照搬苏联经验,用阵地战代替游击战和运动战,用所谓“正规”战争代替人民战争,不切实际对红军进行错误指挥。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和红军长征初期接连受挫,主要是因为主持临时中央工作的博古违背中国革命规律,未能将马列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未能走符合中国国情的政治、军事道路。遵义会议后,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把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基于中国国情和红军战略转移的实际,完全摒弃再去湘西的错误做法,驰骋于贵州的大山大川之间:土城战役和鲁班场之战、二战娄山关和二占遵义城,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创造性地采用符合红军实际、符合贵州实际的战术战法,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红军长征在贵州取得的胜利表明:中国革命必须反对教条、务实求真、实事求是。换言之,只有把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结合起来,独立自主解决中国革命之问题,才能把革命事业引向胜利。这也是贵州长征文化的精华所在。
  三是坚持崇高的革命理想和坚强的革命意志。“理想之光不灭,信念之光不灭。”党和红军在贵州几经挫折而不断奋起,历尽苦难而淬火成钢,这是党和红军将士坚持崇高的革命理想和坚强的革命意志之必然结果,也是革命理想主义精神、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的真实体现。红军长征在贵州,依靠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坚强的革命意志,一次次绝境重生,愈挫愈勇,最后取得了胜利,创造了难以置信的奇迹:红三军团十二团政委钟赤兵在攻打娄山关战斗中一条腿受伤,血流如注,但他仍不下火线坚持战斗;在哲庄坝战斗中,红二军团十八团政委余秋里左臂被机枪击中,打断的骨头白茬穿出皮肉,两根筋露在外面微微颤动,他简单包扎后继续指挥冲锋;任弼时在黔东转战时得了严重的疟疾而又无药可用,只能靠意志拄着棍子带领部队钻密林、爬悬崖、翻高山;贺龙在乌蒙山转战期间,脚板上裂出一寸多长的口子,只能用火把皮肉烤焦止血。如果没有崇高的革命理想和坚强的革命意志,钟赤兵和余秋里、任弼时和贺龙就不可能有如此的英雄壮举。红军长征在贵州牺牲了数千名将士,他们用自己的英勇无畏书写了革命理想主义、革命乐观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的伟大精神。毫不夸张地说,红军长征是充满理想和献身精神、用意志和勇气谱写的人类史诗。长征在贵州的胜利告诉我们: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心有所信,方能行远;没有崇高的革命理想和坚强的革命意志作支撑,要取得长征胜利是不可能的。纵览红军在贵州的日日夜夜,每个共产党员和每个红军将士,没有一个不是在为理想和信仰而战。正是崇高的理想信念和坚强的革命意志支撑着广大红军将士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强渡乌江天险、血战青杠坡、激战娄山关、转战乌蒙山,夺取了一个又一个胜利。正如张闻天所言:二万五千里长征“这件事震动了全世界。为什么二万五千里长征能够有这样伟大的影响呢?原因在于中国共产党在这次长征中充分地表现出了它为了自己的理想而牺牲奋斗与坚持到底的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在分析党和红军创造奇迹的原因时说:“当年党和红军在长征途中一次次绝境重生,凭的是革命理想高于天,最后创造了难以置信的奇迹。”
  四是坚持与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中国共产党自诞生之日起便植根于人民,联系群众、宣传群众、武装群众、团结群众、依靠群众、服务群众,坚持与人民群众保持血肉联系,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人民群众的真心拥护和大力支持。正是靠着人民的拥护和支持,红军一次次赢得了冲出绝境转败为胜的机会。红军打胜仗,人民是靠山。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是红军长征胜利的物质力量。红军在贵州期间,涌现了许多与人民群众心连心的红色故事:红军路过剑河时,毛泽东脱下自己身上唯一的一件毛衣并拿出两袋干粮送给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的老婆婆和她的小孙孙;困牛山战斗中为不伤及被敌军裹胁的群众,170余名红军战士集体跳崖;红军卫生员龙思泉在医治百姓返回的路上惨遭国民党民团杀害,被当地群众尊称为“红军菩萨”;娄山关战役中,无名战士为掩护一个当地农民而献出年轻的生命;敌机轰炸长岗小街,一位红军战士冒着生命危险,把吓得在街上乱跑的张芝莲母女推进一家房内隐蔽,才使其幸免于难;红军途径余庆县小城寨,战士们坐在桔子树下休息,望着熟透了的硕大红桔吊在头上,尽管饥渴难忍,但谁也不伸手摘一个;红二、红六军团在大方县把没收来的300多万斤粮食、50余万块银洋、2000挑大烟分给群众。这样感天动地的事例俯首即是。也正是红军真心真意为百姓、不怕牺牲护百姓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广大群众对党和红军的信任与爱戴。红军在贵州所到之处,当地百姓便争着为红军带路、收集情报、筹措粮食、抬担架、救伤员。在军情十万火急、红军侦察连冒着随时遭受敌机轰炸的危险急切寻找舟筏以便渡江时,家住乌江边的船工安清和,冒着刺骨严寒,和红军战士一起扑进滔滔乌江,硬是从敌人驻守的北岸将沉没江底的木船拖起划过江来,往返载送红军;当红一军团在桐梓一带急需补充给养时,当地缝纫工陈国珍、郑国臣等10多人和几十名女工,日夜为红军赶制军衣3000多套,郭春林、王发祥等100多人,用15家水、牛碾房和14架旱碾,昼夜为红军碾米20多万斤;在青杠坡战斗最激烈之际,附近农民为红军送水送饭,战斗结束后,又冒着风险抢救和掩护红军伤员。这样感人肺腑的事例不胜枚举。党和红军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是赢得民心的关键和根本。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正因为此,黔山秀水的上万名优秀儿女义无反顾参加了红军,在贵州大地传唱着“红军穷人心连心,鱼水关系怎能分;红军爱民如亲人,穷人永远念红军”的山歌。红军长征在贵州留下的一个个军爱民、民拥军的鲜活而又刻骨铭心的故事,成为贵州长征文化的重要内容。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言:“中国共产党是为广大人民谋幸福的党,从成立开始,就把为人民服务写在了党的旗帜上。革命、建设、改革一路走来,已经一百年了,我们党依靠人民战胜了多少艰难险阻,创造了多少奇迹,取得了多少丰功伟绩,不容易啊!我们要始终牢记党的初心和使命,继续努力,继续前进。”
  红军在贵州大地上创造的内容丰富、意义重大的长征文化,是具有“贵州气质”的红色文化,为中国共产党开展党史学习教育和“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提供了丰富而特殊的资源。习近平总书记对贵州长征文化高度重视,2015年6月他在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时对讲解员说:“要给大家好好讲,告诉大家我们党是怎么走过来的。”2021年2月,他在贵州乌蒙深处、乌江岸边情不自禁感慨:“从这里的悬崖峭壁,就可以想象当年红军强渡乌江有多难!”总书记发自肺腑的话语,既是对做好长征文化传承工作的嘱托和要求,又充满着对当年红军长征在贵州英勇壮举的讴歌和颂扬,也蕴含着新时代共产党人铭记历史、继续前进的奋斗意志,更是对当下党领导中国人民走好新时代长征路充满的信心和豪情。贵州长征文化不仅为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及其所领导的人民军队克服种种艰难险阻提供巨大精神动力,而且为新时代党团结和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加快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提供重要思想源泉。尽管时代不同,但贵州长征文化依然璀璨绚烂,这正是贵州红军长征文化的魅力所在。习近平总书记在贵州考察时强调,“要结合即将开展的党史学习教育,从长征精神和遵义会议精神中深刻感悟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他在党史学习教育动员大会上明确指出,全党同志要做到学史明理、学史增信、学史崇德、学史力行,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以昂扬姿态奋力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以优异成绩迎接建党一百周年。贵州长征文化承载着长征精神和遵义会议精神,是中国共产党创造的多彩红色文化的代表,是中国共产党创造的百年辉煌历史的代表。因此,充分发挥以贵州长征文化为代表的红色文化的积极作用,对我们学党史悟思想办实事开新局、在前进道路上战胜各种风险挑战,感悟和牢记共产党人的初心使命、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满怀信心投身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历史大潮,具有特别重要的时代价值和现实意义。
  (作者胡安徽,系贵州师范大学社科处副处长、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介绍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合作联系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当代贵州先锋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2002-2014 黔新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本站技术热线:0851-86401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