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真正懂得独立自主是从遵义会议开始的

作者: 编辑: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4-10 09:31:22
                         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关于选举问题的两次讲话(节录)
                                                  (1945年5月24日、6月10日)
                                                                 毛泽东
  我们在十个年头之内--从1935年1月的遵义会议到1945年5月现在的七次大会,这十个年头之内的中央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呢?中央主要的成份,是四中全会选举的、五中全会选举的,不是六次大会选的;六次大会选的现在只剩下四个。二十五个人 里头,绝大多数是四中全会、五中全会选的,就是翻筋斗的两次会 选的。我们和这样一个中央里面的这些同志一道共事;恰恰在这十年中,筋斗翻得少了一点,乱子闹的少了一点,我们的工作还算有进步。这一条经验是不是很重要的经验?是一条很重要的经验。1935年1月遵义会议,就是积极领导或拥护四中全会的一部分人,也就是在第三次"左"倾路线中犯过路线错误的一部分人,出来和其他同志一道反对第三次"左"倾路线。现在大家把这个账挂在我身上。我声明一下,没有这些同志以及其他很多同志--反"左"倾路线的一切同志,包括犯过第三次"左"倾路线错误的一些很重要的同志,没有他们的赞助,遵义会议的成功是不可能的。
                                                          *          *          *
  从遵义会议到六中全会,这时第三次"左"倾路线已被清算,但没有彻底。凡是一个东西不搞彻底,就总是不能最后解决问题,因此又出了一些乱子。从六中全会到七大这个时期彻底地清算了。
                                                          *          *          *
  大家学习党史,学习路线,知道中国党历史上有两个重要关键的会议。一次是三五年一月的遵义会议,一次是三八年的六中全会。
  遵义会议是一个关键,对中国革命的影响非常之大。但是,大家要知道,如果没有洛甫、王稼祥两个同志从第三次"左"倾路线分化出来,就不可能开好遵义会议。同志们把好的账放在我的名下,但绝不能忘记他们两个人。当然,遵义会议参加者还有别的好多同志,酝酿也很久,没有那些同志参加赞成,光他们两个人也不行;但是,他们两个人是从第三次"左"倾路线分化出来的,作用很大。从长征一开始,王稼祥同志就开始反对第三次"左"倾路线了。
  遵义会议以后,中央的领导路线是正确的,但中间也遭过波折。抗战初期,十二月会议 就是一次波折。十二月会议的情形,如果继续下去,那将怎么样呢?有人说他奉共产国际命令回国,国内搞得不好,需要有一个新的方针。所谓新的方针,主要是在两个问题上,就是统一战线问题和战争问题。在统一战线问题上,是要独立自主还是不要或减弱独立自主?在战争问题上,是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还是运动战?六中全会是决定中国之命运的。六中全会以前虽然有些著作,如《论持久战》,但是如果没有共产国际指示,六中全会还是很难解决问题的。共产国际指示就是王稼祥同志从苏联养病回国带回来的,由王稼祥同志传达的。
                                                                                                    (据中央档案馆所存记录稿)
  
      有先生有好处,也有坏处。不要先生,自己读书,自己写字,自己想问题。这也是一条真理。我们过去就是由先生抓着手学写字。从一九二一年党成立到一九三五年,我们就是吃了先生的亏。纲领由先生起草,中央全会的决议也由先生起草,特别是一九三一年的,使我们遭到了很大的损失。从那之后,我们就懂得要自己想问题。我们认识中国,化了几十年的时间。中国人不懂中国情况,这怎么行!真正懂得独立自主是从遵义会议开始的。这次会议批判了教条主义。教条主义者说苏联一切都对,不同中国的实际相结合。
                                                                                               (1963年9月3日同外宾的谈话)
  
      我们得到一条经验,任何一个党的纲领或文件,只能由本国党来决定,不能由外国党决定。
  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吃过亏。我们为什么走了二万五千里,军队由三十万人变成二万五千人,南方根据地全部丧失,白区的党几乎损失百分之百。这就是由于王明路线。一九三一年我们党的四中全会决议,就是共产国际给我们起草的,并强加于我们。这个决议也是从俄文翻译过来的。以后我们独立自主。在长征路上,我们批判了"左"倾冒险主义。从那时起,即从一九三五年一月起到一九四五年的十年中,我们进行过整风,用说眼的方法把全党团结起来。我们的军队又由二万五千人发展到一百二十万,根据地的人口有一亿。
                                                                                              (1963年3月23日同外宾的谈话)
  
       我们是用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真理结合本国现实情况的。这一点,我想是适用于一切国家的。你们也是一样,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真理必须同你们国家的具体情况相结合。我们犯过教条主义的错误。结果,南方的根据地全部丢失,经过万里长征,三十万军队剩下不到三万人。这是不根据本国情况。机械搬用别国经验的结果。以后,我们接受了教训。从一九三五年起,开始总结经验,在抗日战争初期又认真地总结了一次经验,制定出一套适合中国情况的总路线――军事的、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路线。有了总路线还要有一整套具体政策,没有具体政策,是不能成功的。具体政策要经过实践才能使我们取得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没有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是不能取得真正的经验的。
                                                                                             (1962年9月30日同外宾的谈话)
                                                                                            (见《党的文献》,1985年第1期)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介绍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合作联系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当代贵州先锋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2002-2014 黔新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本站技术热线:0851-86401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