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遵义会议后建立了一套健全的党的生活制度

作者: 编辑: 来源: 发布时间:2015-04-10 09:36:29
  遵义会议之后,在毛泽东同志领导下,我们党建立了一套健全的党的生活制度。比如民主集中制;团结-批评-团结的方法;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批判从严、处理从宽,不搞过火斗争、无情打击;艰苦朴素、谦虚谨慎,等等。这些都是毛泽东同志一贯提倡的,是我们的党规党法。
     邓小平:《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1962年2月6日),《邓小平文选》第一卷,第300页
  
        "左"倾路线统治时期,不仅完全拒绝毛泽东同志的正确路线,而且把毛泽东同志调离党和军队的领导岗位,一直到长征。长征的前一段,因为没有毛泽东同志的指挥,所以就犯错误,使红一方面军由八万人减少到三万人。到了遵义,王明、博古路线不能继续下去了,怎么办?就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遵义会议,才开始了毛泽东同志的领导。当时,毛泽东同志在遵义会议上采取了正确的方针,只是提出军事路线的错误,还不提政治路线错误。毛泽东同志在那时候没有当总书记,博古的总书记当然当不成了,但还是由曾经站在王明路线一边的洛甫当总书记。为什么这样呢?就是要把犯错误的同志团结起来,特别是在困难的时候。毛泽东同志正确处理党内问题的政策,使大家团结起来了,渡过了最困难的时刻,完成了长征。长征结束以后,毛泽东同志还没有当总书记。当然,遵义会议以后,毛泽东同志就是我们党的领导核心了。在抗日战争期间,我们党采取总结经验的方法,用整风的方法,把历史上两条路线的斗争搞清楚了,一直到一九四五年我们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才得出最后的结论,并在组织上把毛泽东同志选为中央委员会的主席(那时候改变了形式,不叫总书记了)。这就是说,毛泽东同志对于犯错误的同志是采取团结的态度。"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这个思想,就是毛泽东同志在那个时候形成的。这项工作花了十年的时间,使犯错误的同志真正了解他们的错误,他们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党更加团结起来了。在这个基础上争取了抗战的胜利,迎来了全国的解放。
  邓小平:《建设一个成熟的有战斗力的党》(1965年6月、12月),《邓小平文选》第一卷,第338-339页
  
        我党自一九三五年一月遵义会议之后,在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下,彻底克服了党内"左"倾机会主义,一扫主观主义、宗派主义和党八股的气氛,把党的事业完全放在中国化的马列主义,即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之下,知道现在已经九年的时间,不但没有犯过错误,而且一直是胜利地发展着。……在以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党中央的领导之下,我们回忆过去机会主义领导下的惨痛教训,每个同志都会感觉到这九年是很幸福的,同时也会更加感到三风不正对我们的毒害了。凡是研究了一下党史的人,一定会深感整风的重要的。
  邓小平:《在北方局党校整风动员会上的讲话》(1943年11月10日),《邓小平文选》第一卷,第88页
   
      毛主席说,我们过去干革命是花了二十几年的时间才学会的,并且其中犯过大错误。所谓二十几年,即从一九二一年建党起,到一九四五年的七大。当然就我们党的中央来说,如何革命的问题,遵义会议就解决了。从一九二一年到七大共二十四年,这个期间我们党犯了一次右倾机会主义错误,三次"左"倾机会主义错误,特别是第三次"左"倾机会主义错误,差不多把我们的革命力量搞光了,革命根据地有百分之九十垮了,受了很大的损失,花了很大的代价。
                  邓小平:《今后的主要任务是搞建设》(1957年4月8日),《邓小平文选》第一卷,第263页
  
      我想介绍一下我们党和毛泽东同志从一九三五年遵义会议一直到一九四五年七大这十年中间处理党内问题的一点经验。
  从一九三一年一月我们党的六届四中全会起,到一九三四年底,差不多四年的时间犯第三次"左"倾路线错误,我们的革命力量曾遭受很大损失,到最后在蒋介石统治区损失几乎百分之百,在红军苏维埃区损失百分之九十。"左"倾路线统治时期,不仅完全拒绝毛泽东同志的正确路线,而且把毛泽东同志调离党和军队的领导岗位,一直到长征。长征的前一段,因为没有毛泽东同志的指挥,所以就犯错误,使红一方面军由八万人减少到三万人。到了遵义,王明、博古路线不能继续下去了,怎么办?就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遵义会议,才开始了毛泽东同志的领导。当时,毛泽东同志在遵义会议上采取了正确的方针,只是提出军事路线的错误,还不提政治路线错误。毛泽东同志在那时候没有当总书记,博古的总书记当然当不成了,但还是由曾经站在王明路线一边的洛甫当总书记。为什么这样呢?就是要把犯错误的同志团结起来,特别是在困难的时候。毛泽东同志正确处理党内问题的政策,使大家团结起来了,渡过了最困难的时刻,完成了长征。长征结束以后,毛泽东同志还没有当总书记。当然,遵义会议以后,毛泽东同志就是我们党的领导核心了。在抗日战争期间,我们党采取总结经验的方法,用整风的方法,把历史上两条路线的斗争搞清楚了,一直到一九四五年我们党的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才得出最后的结论,并在组织上把毛泽东同志选为中央委员会的主席(那时候改变了形式,不叫总书记了)。这就是说,毛泽东同志对于犯错误的同志是采取团结的态度。"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在新的基础上达到新的团结"这个思想,就是毛泽东同志在那个时候形成的。这项工作花了十年的时间,使犯错误的同志真正了解他们的错误,他们的积极性被调动起来,党更加团结起来了。在这个基础上争取了抗战的胜利,迎来了全国的解放。
  邓小平:《建设一个成熟的有战斗力的党》(1965年6月、12月),《邓小平文选》第一卷,第338-339页
  
      从我们党的历史看,我们全党成熟的标志是第七次全国代会,那是在一九四五年。我们从一九二一年建党,经过了四年,才成为一个成熟的党。当然,这是从全党来说。作为中央领导,可以说在一九三五年一月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时,就成熟了,这也用了十三年半的时间。……
  我们整个党用毛泽东思想统一起来是在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这次代表大会是正面讲问题,是一次团结的大会。大会结束不久,日本就投降了。这时,全党已经用毛泽东思想
  武装起来了。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这样大的一个党,面临美国支持的蒋介石发动的内战,就有办法了。
  邓小平:《建设一个成熟的有战斗力的党》(1965年6月、12月),《邓小平文选》第一卷,第34←346页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介绍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合作联系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当代贵州先锋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2002-2014 黔新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本站技术热线:0851-864015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