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鸡鸣三省 > 学术研究 >

鸡鸣三省地名考

作者:高隆礼 周遵鹏 编辑: 来源:毕节市七星关区党史地方志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5-05-12 15:58:43
 
 
    鸡鸣三省小庄子位于毕节市七星关区东北面,离城七十五公里,属今七星关区林口镇管辖,西与云南白车、北与四川水潦等村寨隔赤水三岔河相望。“一鸡啼叫,三省皆闻”、“一步踏三省”是鸡鸣三省这个小庄子所处的地理位置及美称。小庄子位于东经105度18分,北纬27度41分,面积约3平方公里,地势南高北低。北面峡谷岩壁陡峭,河流深切,所属三岔河处最低海拔仅690米。峡谷岩头上的观音岩口,著名的鸡鸣三省小庄子就座落在岩口的小山凹之间。
     鸡鸣三省小庄子是一个古老而富含人文底蕴的自然村落,现居住有苗、汉村民72户、275人,人口以苗族居多,有45户、150余人,占全部人口的54.5%。苗族姓氏有周、侯、马、杨、古、李等姓,汉族姓氏有张、许和刘姓,此地民族风情比较浓厚。庄子所属观音岩,以石灰岩、砂页岩为主,富含硝、铁及硅铝。清代及民国时期,有村民常在岩壁间熬硝,岩壁上至今仍遗存多处鸡鸣三省村民取石熬硝的生产、生活痕迹。如岩壁上的硝洞、住所、碓窝等遗迹。清道光年间,曾住毕节赤水河法戛宅的彝族诗人余家驹就有一首题为《硝匠》的五言诗,专门描写鸡鸣三省硝匠的熬硝生产情景:“空际舞秋千,人如一纸鸢。腾身超碧嶂,飞步走青天。踪迹疑山鬼,行藏类洞仙。忘形生死外,仗得是神全。”由此,硝匠的生活可见一斑。
     四川叙永至贵州毕节的“永岸”古盐道,从三岔河口经观音岩半崖间至鸡鸣三省小庄子的道路长约3公里,极为险要,宽度只能够一人行走,上、下方都是悬崖绝壁,谷底河道极窄,一些河段是深不见底的险滩。今走入古道,仍令人生畏。
     鸡鸣三省地域,一年四季气候较为温暖,属亚热带气候,年平均气温14.2摄氏度,最热月七月23.3摄氏度,最冷月一月2.4摄氏度,年降雨量880毫米,地表蒸发、径流量大,无霜期258天。农作物一年两熟,为大、小两季连作,主要有玉米、小麦、豆类等,经济作物以烤烟、油菜为主,林木有柏、樟、梧桐、白杨、竹、马桑,果树有李、杏、桃和核桃等。
     “鸡鸣三省”名起何时,至今尚未可知。文献记载最早见于清末及民国年间。清末,云南省镇雄县下南里(今坡头乡)有名乡绅、文士陇辅臣曾作《为鸡鸣三省修桥致余五老表》诗,诗云:“赤水清源出古芒,山溪野壑汇汪洋。潜蛟隐鳖岔河渡,带蜀襟黔三省疆。岸断悬崖生险阻,风吹白浪舞猖狂。寻芳客问武陵路,寄语南川余五郎。”(《鸡鸣诗苑》云南省镇雄县史志办、诗词楹联学会编印.2005年总第15期)诗中的“岔河渡”即是今林口鸡鸣三省村所属的三岔河古渡。这里与云南、四川隔河相望的村寨有镇雄白车村和四川水潦。民国时,镇雄县教育科科长涂向仁应邀为鸡鸣三省毕节发戛土司余祥恒撰写庄园大门对联,联文是“ 东临蜀水,西拥滇山,鸡鸣三省钟灵地;昔尚武功,今崇文治,虎踞千秋耀德辉。”(《镇雄对联集成》云南省镇雄县史志办、诗词楹联学会编印.2001年版)。涂公之联,为林口“鸡鸣三省”之名点了浓重的一笔、喊出了铿锵的一声。另外,土司余祥恒家的大营洞就在离三岔河东南仅400余米的老鹰岩脚下。
  2013年2月,毕节市、区两级史志部门联合考证组,在鸡鸣三省小庄子位于观音岩口、古道旁小山之巅的清代古庙遗址上,发现两块古石碑。一块立于清同治辛未(1871)年,此碑碑体已残缺,碑文除“大清同治辛未”清晰外,余已不可考;另一块立于民国甲寅(1914)年,碑体尚完好,碑文除极少字在“破四旧”年代遭到损毁外,其余基本清晰可辨。从碑文显示,古庙在民国甲寅年称“三圣宫”,碑文为“三圣宫碑序”。“三圣宫”是鸡鸣三省村民供奉“孔子(儒)、释迦牟尼(佛)和老聃(道)”三圣的场所。据碑文记载,此“三圣宫”由鸡鸣三省各姓村民捐资、民团团首周朝阳承办重建。“三圣宫”座落在鸡鸣三省小庄子平地凸起的小石山之上,地理位置极佳,站在遗址处对三省相邻的村寨可谓一览无遗,三省之隔竟在咫尺之间,“一鸡鸣叫,三省皆闻”。“三圣宫”与周团首家在清代修建的“一正两厢”木瓦结构的大院仅距百米左右,宫门前是川盐古道,左侧是往来客商息足客栈遗址,“人”字形清代石墙遗迹至今还在。古墓、古井、古树散布于小庄子里。《三圣宫碑序》为当地文士张天霖所撰,碑序正文行笔流畅,文彩妙绝,记述了鸡鸣三省小庄子的地理位置:“吾里界属黔阳,三省当曲。犬牙交错,有蜀川倒流于臂左;虎踞盘环,得滇山峨菆【音邹,堆聚之意】于脑(右)”。碑序附录部分详细记录了当时22姓72人捐资的名单及功德。一个小庄子不可能有22个姓,但其间不能排出有过往客商的布施者刻名。
     据《毕节县志》(清同治志稿)记载:清咸丰十一年(1861),贵州提督田心恕因军粮不济,奏请川、滇等邻省与贵州交界地方各口岸客商贩货入境,抽各货之十分之一变卖接济军务,在鸡鸣三省小庄子所属之三岔河渡口由毕节厘金局委官一员收取。另据《党中央、军委纵队进入扎西地区路线及宿营时间示意图》(军事科学院绘图室绘制)、《镇雄县志》载入的“镇雄县行政区划图”及威信县扎西会议纪念馆上墙展示的“党中央、军委纵队进入扎西地区路线及宿营时间示意图”等许多资料,也都清楚地标明“鸡鸣三省”位置在赤水河南岸之贵州省界内。另外,我国卫星导航图也是如此界定。
     鸡鸣三省,庄子虽小,但因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及环境,历史却较为古老。其名称沿革,同其它很多地名一样,在不同的时代及特定历史环境,有着不同的称谓。元代以前,鸡鸣三省一直属赤水河“扯勒”彝目领地,称海戛,又叫发(法)戛、家戛,即彝语岩上之意。
     明洪武二十二年(1389),置赤水卫,由赤水卫管辖,隶属贵州都司,为彝族土司北肇发戛屯管理,称“北肇得胜岩”。清余家驹的《过北肇》诗曾描写为“一鞭经古寨,按辔问前程。……过去黔疆尽,滇云马首生。”
     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朝廷批准云贵总督范承勋《卫所归并改设县疏》:“毕节卫无州县可归,亦应改设一县,而以赤水卫附之,即名毕节县。”当时的毕节县,即今七星关区。随后,清理疆界,以赤水河为界,割河北岸大康里归四川叙永厅,以河南岸平定里“八夷屯”归贵州毕节县,鸡鸣三省小庄子即归属毕节县“八夷屯”之一的北肇发戛余氏土司管辖,称“大北肇得胜岩”(见清末团首周启元墓碑序)。后来,人们在得胜岩一溶洞口发现一尊状如观音的巨石,就将得胜岩改称观音岩、观音石所在的溶洞叫“观音洞”,一直延续至今。康熙三十六年(1697),《毕节县志》(乾隆志)载:“龙见赤水河。”此事不管真与否,却给鸡鸣三省增添了几分神秘及灵气。雍正年间,鸡鸣三省称“北肇堡”,仍属发戛余氏土司领之,鸡鸣三省所属的三岔河叫“发(法)戛岔河”。清余家驹曾作《发戛岔河》诗:“万壑群山奔赴来,巨灵伸手擘崔嵬。须知造化奇思出,特把江山生面开。飞瀑破天飘夏雪,怒涛裂地起冬雷。游人莫更探深入,怕变神龙去不回。”无独有偶,晚清彝族诗人、余家驹之子余珍在经过三岔河时,也留下了一首题为《发戛岔河滇蜀黔三省交界》的千古绝唱:“一步经三省,依稀万里游。山深蛮鸟噪,风急暮猿愁。落日横人面,奔云撞马头。客心孤回处,搔首看江流。”在此之后的民国时期,镇雄县教育科科长涂向仁应邀为鸡鸣三省毕节发戛土司余祥恒家撰写庄园大门对联,联文提及“鸡鸣三省”,由此充分证明鸡鸣三省小庄子就在今贵州林口镇的鸡鸣三省村。
     咸同年间,贵州爆发著名的黔西北苗民起义,因苗民起义军进入,鸡鸣三省小庄子被苗民称作“赛辘辘下寨”,后来“下寨”一词被沿用下来,成了鸡鸣三省村的一个村民组之名——下寨组。
     明清以降,由于彝族土司及当地开明人士在族中广泛接受、倡导、传播儒学等汉文化,云贵川三省交界地域先后拥现出了一些饱学文士和知名乡绅,“鸡鸣三省”美称进入了他们的诗、联等文体,使鸡鸣三省之名开始有了文字记载。经多方查找、搜集各种相关文字资料及实物,民国以前涉及鸡鸣三省不同名称的相关诗、联、文、图及实物共有30余件。
     民国后,国民政府实行地方保甲制管理,北肇堡改为海戛堡,鸡鸣三省地名仍保留,相邻云南坡头、四川水潦村民赶林口场因要经过鸡鸣三省古道,都称赶林口叫赶“鸡鸣三省”,鸡鸣三省成为林口代名词。
     解放后,1950年在鸡鸣三省建立村政府,1954年将村政府划属得胜乡,办初级社,1956年入高级社。1958年,得胜乡改得胜人民公社,鸡鸣三省村被改名为“迎丰村”,以适应当时政治形势的需要。1981年得胜人民公社又改为海戛人民公社,迎丰村改为迎丰大队。2003年,为了纪念党的“鸡鸣三省”会议,进一步缅怀中国工农红军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丰功伟绩,鸡鸣三省重新引起各级党委、政府及各级党史部门的高度重视,重新恢复了“鸡鸣三省村”的称谓,正式将“鸡鸣三省村”列为林口镇管辖的一个行政村,管里包括鸡鸣三省小庄子(今下寨组)在内的岩脚、瓦厂、包包上、大水井、中寨等六个村民组。“鸡鸣三省”从过去的一个小庄子之名成为一个行政村之名后,长期以来,各族村民们友好、和睦相处。该村现居住着汉、苗、彝人口1200余人。
    综上所述,云贵川三省交界的“鸡鸣三省”小庄子早有文字记载,其地理位置在贵州,地名属于贵州,从古至今均如此,这是不应争辩、也无需再争辩的事实。
     中央红军一渡赤水,来到赤水河上游北岸的四川石箱子进行短暂休整后,由于鸡鸣三省有川盐古道贯通,而且黔军防守比较薄弱,加之地势险要,2月5日党中央、军委纵队即从三岔河进入鸡鸣三省小庄子,在这个小庄子里召开了著名的“鸡鸣三省”会议。1972年6月10日,周恩来在当时党中央召开的一次会议上讲话时说:“从土城战斗渡了赤水河。我们赶快转到三省交界即四川、贵州、云南交界地方,有个庄子名字很特别,叫‘鸡鸣三省’,鸡一叫三省都听到。就在那个地方,洛甫才做了书记,换下了博古。”(周恩来讲话稿《党的历史教训》,据中央党案馆所存记录稿)1985年,杨尚昆在《坚持真理,竭忠尽智——缅怀张闻天同志》一文中也写道:“2月5日,到了‘鸡鸣三省’这个地方,常委决定闻天同志在党中央负总的责任。”《中国共产党六十年大事简介》(国防大学出版社)一书中记载:“二月五日,在贵州省的‘鸡鸣三省’村,中央政治局常委进行了分工,决定张闻天接替博古负总责。”
     从周恩来的讲话中,可看出“鸡鸣三省”必须具备三个最基本的要素:一是“鸡鸣三省”不是一个区域概念(造成三省相争,就是过去把“鸡鸣三省”当作区域概念之故),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地名;二是“鸡鸣三省”不管大小(最起码也应有八、九户人家以上),必须是一个村子;三是“鸡鸣三省”的地理位置必须是在三省交界的地方,而不是哪一省的腹地。在这三个要素中,缺少任何一个要素都是值得怀疑的。贵州林口的“鸡鸣三省”恰恰符合了此三个要素的要求,因此“鸡鸣三省”应在贵州林口的鸡鸣三省村。
  为了更好地纪念“鸡鸣三省”会议、纪念中央红军经过鸡鸣三省,缅怀红军及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丰功伟绩,弘扬长征精神,增进革命老区红色教育理念,1996年2月5日,原中共毕节地委、毕节地区行署和原毕节市委、毕节市人民政府,在鸡鸣三省观音岩头的山巅之上树立起了由肖克老将军亲自题字的“鸡鸣三省”纪念碑,云贵川三省人民从各个方位都能看见纪念碑的宏伟丰姿。每当旭日东升的时候,纪念碑顶端的红星就会闪闪发光,光芒四射,照耀万里,三省人民就会更加想念毛主席、想念红军、想念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介绍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合作联系 | 法律顾问 | 意见反馈
中共贵州省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当代贵州先锋数字传媒有限公司© 2002-2014 黔新出网版准字第046号
本站技术热线:0851-86401544